热门关注

极力推荐

故事:小男孩篮球场失踪无从查起,一个巨大编织袋成破案关键

  • 2020年03月21日 10:45
  •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 作者:足球新闻_英超新闻_西甲新闻_意甲新闻_德甲新闻_中超新闻-HG体育网

现在只要一提起这篮球场啊,欧阳旭就条件反射地头疼。 欧阳旭赶到篮球场的时候,篮球场一片混乱,远远地欧阳旭看不清里面是什么状况。直到小刘提醒,“队长,他们好像...

故事:小男孩篮球场失踪无从查起,一个巨大编织袋成破案关键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1

这是今天晚上第八次,那只棕色的篮球“咕噜噜……”滚到了老年舞蹈队中,而这一次是滚到了老孙头的脚下,他正跳得起劲儿,突飞而来的篮球弹在他的小腿上,落在地上弹了几下,便静静地停在了他的运动裤旁边。

新买的白色裤子就这样被落上泥渍,老孙头抬起头,正好撞上皮皮的眼睛,六岁的孩子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大概是因为老孙头年轻时候脸上落下的刀疤,可这惊恐中又带有一丝期待,期待这位面目凶狠的大爷能把篮球还给他。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震耳欲聋的音乐还在继续,这首曲子老孙头总是跳不好,领队的李大妈又不肯好好教他,又到了自己总是掌握不到要领的那几个动作,虽然老孙头很想跟着大伙儿继续跳,但他还是弯下了腰捡起了篮球。

这个牌子的篮球老孙头在电视上见过,跟NBA专用的篮球一模一样。皮皮的爸爸是个富豪,这附近的人几乎都知道,可这孩子独,总是在傍晚的时候拍着这只篮球孤零零地站在篮球场外面看着这群大妈大爷跳舞。

老孙头拿着篮球走出队伍,在皮皮的目光中指了指远处的篮球框,然后举球、踮脚、手腕发力,篮球以一个优美的弧线飞向篮球框,好一个漂亮的三分,篮球稳稳地落入框中。皮皮惊呼一声,跑到篮球框下面捡起篮球,冲老孙头咧开嘴笑,两排整齐的牙花子全都露了出来。

老孙头站进队伍继续跳舞,他看到皮皮跑到离篮球框有些距离的空地上,学着他刚才的样子一次次地往篮球框里扔球,他也想投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可每一次篮球还没有够到篮球架就滚落在了地上。

大概投了十几次,皮皮的努力有了进步,篮球终于碰到了篮球框,可还是没能入篮,篮球猛地反弹回来,飞速地砸入舞蹈队。“啪!”的一声,李大妈面前的音响被砸翻在地,传来一阵“刺啦啦……”的电流声,音乐卡了两下,然后彻底没声音了。

李大妈顿时怒了,冲着皮皮张口就骂,“你个小破孩儿,天天在这里捣乱,这里是我们跳舞的地方,不是你打球的地方。这下好了,害的我们没法跳舞了,回家叫你爸去,这音响非得赔给我们不可。”

皮皮过来捡球,嘴里轻轻嘟囔了一句:“这里明明是篮球场。”

张大叔也过来凑热闹,“你这孩子还敢顶嘴?快去把你爸给我们叫来,不然小心我打你屁股。”

皮皮捡起球,冲他们做了个鬼脸,“叫就叫,谁怕谁?反正我爸有的是钱,赔你们十个都没问题。”说完就抱着球跑远了,生怕被他们追。

李大妈回过头来,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算了,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对了,老孙头,我记得你会修电器是吧?你过来帮我看看,这音响还能不能修好。”

老孙头急忙跑上前,拿着音响捣鼓了几下,说:“没多大问题,就是电线的接触不太稳定,重新接一下就行。你们先休息几分钟,马上就好。”

李大妈说:“嘿!你还真有两把刷子。”

张大叔背着手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那可不,年轻的时候就因为偷电缆坐过牢呢,自然是懂电的。”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老孙头听见,他没抬头,也没争辩,继续忙着手里的活,有什么好生气的呢?人家说的分明是实话,自己年轻的时候不知天高地厚,做了不少不光彩的事,大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了。

前些年出来的时候已经年过半百,身边没什么亲人,所幸还有一处旧房子,平日里也能接一些维修家电的活计糊口,也不是没想过找一个伴搭伙过日子,可眼下自己一无所有,实在是不想拖累他人。

生活本就像一片死灰,唯一能够接触外界的娱乐方式就是跳跳广场舞,所以老孙头能加入这个老年舞蹈队心里已是十分庆幸了,只要他跳的好,他就能跟周围的人有交流的话题,也就能够真正地融入这个社会,他只是不想孤单罢了。

重新接上电源,音响又欢快地唱了起来,“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2

欧阳旭接到出警任务通知的时候,再次后悔自己当初为了离家近力争分到这片区域当警察。

一中篮球队的学生和老年舞蹈队又掐了起来,这两派势力为了争地盘,每个月都要火拼一次,比女人来例假还准时。

本来这篮球场就是给孩子们打篮球的,但近些年广场舞火热,老人们晚上跳舞没个去处,于是同一中篮球队协商好,一地两用,白天归学生打球,晚上7点过后让老人们跳舞,原本两边都按协议执行,相安无事。

可这不到了炎炎夏日,白天太阳毒,孩子们也想在傍晚的时候打球,可老年舞蹈队不干了啊,提着音响摆开队形就跳了起来,两拨人马争执不下。为这事儿,派出所没少出动警力协调,可到了现场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把一群乳臭未干的学生和体弱多病的老人给拘了吧?现在只要一提起这篮球场啊,欧阳旭就条件反射地头疼。

欧阳旭赶到篮球场的时候,篮球场一片混乱,远远地欧阳旭看不清里面是什么状况。直到小刘提醒,“队长,他们好像打起来了。”

这下糟了,这回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那帮高中生年轻气盛,可别伤了老人才是。“小刘,快快快!马上阻止,拉开他们,咱的片区可不能发生暴力事件。”

欧阳旭急忙跳下警车,带人就往篮球场冲,“住手,都给我住手!”

见警察来了,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欧阳旭挤进人群,几个穿球服的少年慌张无措地盯着他,被人群包围的中央,有一个男孩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脚印,额头上的血迹未干,他捂着脸发出委屈的呜咽。

环顾四周,几位心虚的老头假装和别人聊天,不敢看他的眼睛。

这是咋了?这些弱不禁风的老人还把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给打了?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小刘,先带这孩子去医院。给,拿着我的钱包。”

吩咐完小刘后,欧阳旭看了看身边一脸紧张的老孙头,走到他跟前,问:“老孙头,是不是你动的手?”

老孙头忙摆手:“没,我没有动手,我拦了,没能拦住。”

“那你说说,是谁把这孩子打成这样的?”

老孙头眼睛没敢乱瞟,紧盯着地面,“我……我没看清。”

欧阳旭来回踱步,看着面前的老人们,表情严肃起来,“不承认是吧?是不是去警察局你们才肯说实话?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非要动手,你们看看把人家孩子打成什么样了?不就是要用篮球场吗?互相让让不就行了吗?非要搞出人命来吗?”

和往常一样,欧阳旭准备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就撤队,晚上和女朋友约好了去新开的那家烤肉店吃饭的,可不能迟到了,女人对赴约迟到这件事在乎起来可是没完没了的。

正准备结束说辞时,忽然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哭喊着向他跑了过来,“欧阳警官,你快救救我们。”女人抓住他的胳膊就死命地哭了起来,嘴里含含糊糊的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慢慢说。”

还是男人镇定一些,但语气免不了焦急,他说:“欧阳警官,我家孩子失踪了,就是皮皮。你见过的,老在这附近打球,我怀疑他被人绑架了!”

故事:小男孩篮球场失踪无从查起,一个巨大编织袋成破案关键

3

派出所的大厅内,欧阳旭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一边询问着面前的夫妇二人,一边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打着记录。

“先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失踪的?”

“皮皮昨天去篮球场打完球后就没回来,当时我们以为他是去他奶奶家了,也就没在意,直到今天傍晚去学校接他,老师告诉我皮皮一天都没去学校,我给他奶奶家里去了电话,这才得知孩子不见了。”

欧阳旭皱眉,“王大陆先生,你自己的孩子一晚上没回家,你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不是,他以前经常不打招呼就自己跑去奶奶家的,我以为这次也是一样,可没成想……”

“别说了,还不是怪你,成天不归家,就知道赚钱,现在孩子丢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啊!”女人打断男人的话又哭了起来。

“我赚钱怎么了?还不是为了你们?你少去逛逛商场少打几场麻将,孩子能丢吗?现在还怪起我来了?”

“停停停!”欧阳旭说:“你们俩先别吵了,现在找孩子要紧。”

终于安静了,欧阳旭继续问:“王大陆先生,之前你说你怀疑皮皮被绑架了,是接到勒索电话了吗?”

“这……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们家这么有钱,皮皮肯定是被绑匪绑架了,准备勒索我们的。”

“这样吧,你们先回家去,保证电话畅通,如果是绑架案,那么72个小时内一定会接到勒索电话,一旦有消息,立刻通知我们。另外,王大陆先生,你也仔细想想你有没有什么仇家,同时我们也会排查当晚监控,看看皮皮是不是遇到人贩子了。”

夫妻俩听完,面色变得更凝重了,互相搀扶着出了警局。

看来今晚和女朋友的约会要取消了,欧阳旭拍拍手,对手下人说:“兄弟们,今晚加班,排查昨天晚上的监控。”

一片怨声载道中,十几个警员盯着电脑看了一个通宵的监控,确定皮皮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篮球场,他打翻了老年舞蹈队的音响,就抱着球离开了。走出篮球场后有一片空地是监控死角,按孩子走路的速度,十分钟后就能走到主干道上,可就在这十分钟内皮皮就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在监控画面中出现过。

篮球场上除了跳舞的大爷、大妈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皮皮从监控中消失的时间是8点16分,因为音响的问题舞蹈停止,大家都在原地活动。

但有四个人曾离开过篮球场,8点20分的时候,老孙头修好音响,向公共厕所走去,同去的还有张大叔。与此同时,李大妈和吴大妈挽着胳膊去休息室,而这两个地方,都是监控死角。约莫十分钟后,四个人相继回来,吴大妈最早,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李大妈走在后面,身上多了一件红色衣服,张大叔从公共厕所出来,边走边甩着双手,最后回来的是老孙头,他低着头,不急不慢。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们继续跳起了《最炫民族风》,直到最后散场,没有任何人离开过篮球场,也没有其他人进来过。

篮球场的监控视频由小刘盯着,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什么头绪,瘫在椅子上对欧阳旭说:“队长,这看了一夜的《最炫民族风》,赶明儿个我也能去跳广场舞了,你说他们怎么也不换一首歌跳?听得我耳朵都要磨出茧了。”

欧阳旭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看着窗外蒙蒙亮的天空,对小刘说:“小刘,天亮后带人分别去李大妈、吴大妈、张大叔和老孙头家里走访,不要给他们任何压力,只做简单询问,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小张,你继续盯着监控,另外安排几个人在篮球场外面的街道上进行地毯式搜索,看看是否能找到目击者,我再去一趟篮球场。”

小刘抱怨:“不是吧,队长,我们都一夜没有合眼了。”

话未说完,欧阳旭已经不见了踪影。

4

小区李大妈的家中

李大妈

“哦呦,那个皮皮真的是皮,每次我们跳舞跳的好好的,他就把篮球踢到我们中间,上次还把音响给砸坏了,幸亏那个老孙头会修音响,要不我们可怎么继续跳嘛?你不知道,这广场舞对于我们老人来说太重要了,儿女不在身边,我们又没得事儿干,只能晚上出来跳跳舞,还能锻炼身体,你说是不是?”

“啊?音响坏了的那几分钟我干什么去了?那个时候起风了,我觉得有点儿凉,就去休息室加了一件衣服。哎哎哎……警察同志,你不会是怀疑我吧?吴大妈可以作证的,她和我一起去的。”

“呵呵,没有就好,说到嫌疑人啊,老孙头最可疑了,你看他平时独来独往的,也不和人打交道,鬼知道他一天在做什么。小同志,你刚来这一片,好多事情你不了解,他可是坐过大牢的,什么事干不出来啊?何况他现在那么穷,连一套好一点儿的舞蹈服都买不起,皮皮家里不是有钱吗?所以老孙头啊最有可能作案了。”

“唉,要不是看他可怜,谁愿意和他一起跳舞啊,这就要走啊?同志,再喝点茶吧。”

老年活动社

吴大妈

“等等啊,我打完这把牌。”

“九万,哎……不不不,我打六万,谁打的五饼?糊了!哈哈。”

“警察同志,你们要问什么?哦,皮皮是吧?那小子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去问他爸啊,他那么有钱,这点儿事还搞不定么?”

“哎呦,都跟你说了,我口渴,去买了一瓶矿泉水,李大妈?我看到她了,她去休息室换衣服了。”

“你说老孙头啊,不好说,我对这个人不太了解,不过我听老张说他坐过牢,是个很危险的人呢。搞不好就是他把皮皮给绑了。没事了吧?小刘警官,我还要去打牌呢,一会儿可就没我的位子了。”

公园内

张大叔

“要我说,这事准是老孙头干的,没跑儿,他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讨着老婆,他需要钱啊,而且那天我看见他动皮皮的篮球了,那篮球好像挺贵的。”

“对,那个时候,他是跟我一起去上厕所了,可我解完手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厕所呢,过了几分钟他才回来,他一定是趁着那几分钟把皮皮给绑了。”

“是哦,时间是来不及作案,可兴许他还有同伙呢。警察同志,听我的没错,去他家好好查查,搞不好皮皮就藏在他的屋子里呢。”

“是是是,没有根据的事不能乱说,瞧我这张嘴。”

北街胡同老孙头家中

老孙头

“不好意思啊,我正在给客人修电视呢,家里有点儿乱,你们随便坐。”

“找到皮皮了吗?还没有啊。唉,这孩子可怜,他爸妈忙,没人管他,总是一个人在那儿打球,这下他爸妈可急坏了吧?但愿他没出什么事。”

“是,我是和老张一起去的厕所,他洗完手没关水龙头,漏了一地,我拿拖把拖完地才出来。后来,我们就接着跳舞,跳了两个小时大家才散。”

“哎,警察同志,要是找到皮皮的话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来个电话,这孩子丢了,我这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哎,好好好……您慢走。”

故事:小男孩篮球场失踪无从查起,一个巨大编织袋成破案关键

5

“欧阳队长,我这边儿没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不过大伙儿都把嫌疑对准了老孙头,可我觉得不像是他,你说要不要查查这个老孙头啊?”

“办案不能只看表面,也不能凭自己的直觉,凡事都需要证据。行了,你们去王大陆的家里守着吧,我估计很快就能接到勒索电话了。”

欧阳旭挂了小刘的电话后,弯下腰摸了摸立在厕所墙角的拖把,略有潮湿。根据小刘的描述,老孙头确实没有撒谎。

欧阳旭走出厕所,走向皮皮最后消失的地方,这片空地是个拐角,四面都是墙,只要走到转弯的地方,那么不管是前面的街道还是后面的篮球场,都不会有人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是前后一百米的地方均有监控,皮皮都没有出现在监控画面中,这么大的孩子犯罪嫌疑人究竟是怎么把他藏起来的呢?

欧阳旭再次踱步到不远处的休息室,空荡荡的房子四面都有窗户,除了隔了一处换衣服的房间,里面就只放了几把简单的椅子,平时是供打球的学生休息的地方,已经检查过三遍了,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

他有点儿颓废地坐在椅子上,准备眯一会。一夜没睡,头脑迷糊的时候肯定是查不出任何线索的。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叫他。

“欧阳警官,你怎么在这里啊?”

欧阳旭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小伙子站在他面前,昨天过来处理篮球场斗殴事件的时候,这孩子也在。

“这都几点了,这么快就放学了啊,怎么就你一个人?今天不打球了吗?”欧阳旭坐起来,打着哈欠问。

男孩无奈地摇摇头,拿起角落里的一个编织袋,对欧阳旭说:“打不了了,我是来取之前落在这里的东西的,出了昨天的事后,学校不让我们在这里打球了,这篮球场就让给他们吧。”

男孩委屈地说:“欧阳警官,有件事我想不明白。你说,这篮球场明明就是用来打篮球的,把人打进医院的也是那些老人,为什么到最后妥协让步的却是我们呢?”

欧阳旭听着这番话,不知作何回答,只说:“这样吧,我们所后面有个篮球场,你们要是没地方打球就来我们院里打吧,我保证没人赶你们。”

男孩只是笑笑,把巨大的编织袋甩在肩上,就离开了。

这时,欧阳旭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是小刘。

“队长,你推测的果然没错,绑匪来电话了,声音是处理过的,听不出性别,他说让王大陆准备好一百万,一周以后再来电话。”

“来电IP查到了吗?”

“通话时间太短,没有查到具体位置,只监测到不在城区。队长,我正准备带人去郊外搜查。”

欧阳旭盯着那个高中生离开的身影,停顿了两秒,然后对电话说:“不用去了,犯罪嫌疑人这是在声东击西,故意拖延时间,我已经知道皮皮在哪儿了。”(作者:洋气)



(注:来源如注明,足球新闻_英超新闻_西甲新闻_意甲新闻_德甲新闻_中超新闻-HG体育网,编辑:蔓妮)
" 篮球专用品 " 的相关文章